• 首页
  •  > 政策法规
  •  > 债务人不还钱,抵押的房产也被出售了……怎么办?

债务人不还钱,抵押的房产也被出售了……怎么办?

2021-12-02来源:徐州房产网正文:债务人不还钱,抵押的房产也被出售了……怎么办?

  原标题:债务人不还钱,抵押的房产也被出售了……怎么办?

  朱某文向李某莉多次借款,总计达45万元。朱某文的姐姐朱某惠用自己的房子不作借贷,立下了书面承诺。随后,朱某文将姐姐的房产证原件转交李某莉,但双方未办理涉嫌房屋的涉及权利抵押登记手续。借款到期后,朱某文未按时偿还,李某莉诉至法院。案件审理期间,朱某惠却把房屋卖掉了。法院判决,朱某文偿还50万元,但朱某惠不分担清偿债务责任。在合议庭申请被驳回后,李某莉向检察机关申请监督。

  10月2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4件民事检察跟进监督典型案例,其中透露了这起李某莉与朱某文、朱某惠民间借贷纠纷跟进监督案。

  借款45万元

  其姐姐用房产当抵押

  2013年2月,李某莉以朱某文、朱某惠为被告诉至江苏省新沂市法院,催促判令朱某文偿还债务借款本金45万元、利息3万元、违约金2万元,合计50万元;判令担保人朱某惠分担清偿债务责任。

  

  经查明,朱某文因房地产开发项目的工程施工需用资金,自2010年5月起,多次向李某莉借款,累计45万元。朱某惠(朱某文的姐姐)于2010年7月8日立有书面承诺一份,内容为:本人愿意把房产证赠予朱某文作为借款抵押。随后朱某文将产权人为朱某惠的房产证原件交给李某莉,但双方未到房产交易中心就案涉房屋办理他项权利抵押登记手续。

  

  2012年7月8日,李某莉与朱某文达成还款协议,誓约:借款人朱某文确保于2012年8月10日前交还借款2万元;其余借款以房产借贷抵押,于2012年8月10日后再做到协商。

  

  到期不还钱债主控告

  其姐姐却把抵押房子买了

  

  李某莉多次催要借款未果。

  案件审理期间,朱某惠于2013年6月7日将誓约抵押的房产以164655元的价格出让房屋产权给其胞弟朱某伟并办理约定抵押的过户注册。2014年8月8日,朱某伟将讼争抵押房产以25万元价格转让给孙某晴并办理产权过户登记。

  

  新沂市法院对李某莉有关朱某文偿还借款本金、利息、违约金合计50万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但以涉案誓约抵押房屋未办理抵押注册为由,判决驳回了李某莉对朱某惠提出的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生效后,李某莉向新沂市法院申请人合议庭,催促改判朱某惠分担清偿债务责任。新沂市法院于2017年4月17日做出民事裁定,驳回李某莉明确提出的合议庭申请。李某莉不服,向新沂市检察院申请监督。

  

  原告不服法院判决

  申请人检察机关依法监督

  

  新沂市检察院审查指出,李某莉与朱某惠的抵押合约正式成立并有效,朱某惠不应在抵押物价值范围内分担担保责任,遂于2018年4月2日向新沂市法院收到再审检察建议书。

  

  新沂市法院认为,李某莉对朱某惠主张的是抵押担保责任而非债权人赔偿责任,法院应当认同当事人的处分权,不得对朱某惠应否承担合同责任进行审理,合议庭检察建议中关于朱某惠应该在抵押物价值范围内承担责任的意见在本案中没限于的条件,要求对再审检察建议不予接纳。

  

  新沂市检察院指出,新沂市法院对合议庭检察建议不予接纳不当,依法向徐州市检察院呈交抗诉。徐州市检察院审查后认为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遂于2018年12月24日向徐州市中级法院提出抗诉。主要理由为:

  

  第一,李某莉与朱某惠之间不存在抵押合约且正式成立并生效。不动产抵押权的设立和抵押合约的订立是有所不同的法律事实,抵押权自注册时生效,但抵押担保合同自合约正式成立时生效,不以办理抵押登记为生效要件。本案朱某惠同意以自己所有的涉嫌房屋作为朱某文向李某莉借款的抵押物,意思表示明确,且不违背法律规定,故本案中抵押合同依法正式成立并生效。

  

  第二,朱某惠不应在抵押物价值范围内承担责任。抵押物因抵押合约已经特定,故抵押人能够预见到自己有可能替债务人交由履行的债务就是抵押物价值范围内的部分。在抵押合同有效的情况下,债权人可以基于抵押合同拒绝抵押人在抵押物价值范围内对债务承担责任。故李某莉基于有效的抵押合同,有权要求朱某惠在抵押物价值范围内承担责任。

  

  第三,法院对李某莉与朱某惠之间的抵押合约展开审查不违反处分原则。李某莉作为债权人已提出诉讼请求要求朱某文和朱某惠一并分担清偿责任,该请求权基础还包括借贷关系和担保关系;原审判决基于当事人诉请对借款合同及担保合同否正式成立及遵守情况依法审查并不违背处分原则。

  徐州市中级法院审查后作出民事裁定,指令新沂市法院合议庭本案。2019年12月23日,法院作出再审判决,改判朱某惠以涉案房屋价值为缩对朱某文无法清偿的债权承担赔偿责任。主要理由为:

  

  第一,朱某惠应朱某文要求向李某莉开具房产抵押担保允诺,李某莉拒绝接受该书面承诺及涉嫌房产证原件,此倒数行为可以确认朱某惠与李某莉之间就成立房产抵押达成双方同意。在朱某惠未明确提出反对意见或终止借贷意见的情况下,李某莉有理由相信朱某文用该房产作为抵押物向其连续借款已取得朱某惠的许可,故涉嫌抵押借贷的主债权是可以确认的。据此可以确认,双方之间的抵押合约成立且有效。

  

  第二,涉案房产抵押合同虽然生效,但未办理抵押登记,抵押权并未有效成立,双方仅存在合约债务关系。

  

  本案中,朱某惠在原审审理期间便将抵押房产出让他人,导致李某莉无法行使抵押登记请求权,债权实现丧失抵押物确保,由此造成的损失,李某莉有权要求朱某惠承担债权人赔偿责任。

  


福晟集团 福晟集团 福晟集团 福晟集团 福晟集团 福晟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