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一座充满传奇的城市

2021-11-29来源:徐州房产网正文:徐州,一座充满传奇的城市

本文由 徐州万科 特约制作

这是一座

充满著传奇的城市

它是

兵家必争之地

从春秋战国到清末民初

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

无数次战役在此上演

项羽、刘邦、韩信、曹操、刘备、吕布

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

古今多少军事家在此

纵横捭阖[bǎi hé]

(淮海战役总前委雕塑,从左至右依次为:粟裕、邓小平、刘伯承、陈毅、谭震林,摄影@李琼)

��

它是

全国最重要的交通枢纽

古有京杭大运河纵贯全境

今有京沪铁路与陇海铁路十字相交

更有京沪高铁与陆桥地下通道

双线飞架

(京台高速与陆桥地下通道交汇,摄影@李传新)

��

它是

南北著称的工矿重镇

创建于此的工程机械集团

为中国行业排头兵

世界排行第三

(青藏公路徐工道路机械联合施工,摄影@陈晓东)

��

它就是

徐州

不仅经济实力不容极强

GDP高于沈阳、长春、哈尔滨、石家庄

太原、南昌、昆明、贵阳等

一众省会城市

(请求横屏观赏,徐州主城区整体风貌,摄影@李玉龙)

��

更是中国资源耗尽城市转型的典范之一

昔日满目疮痍的矿山矿坑

也在徐州人的手中

蜕变为风景宜人的绿地公园

人称

“一城青山半城湖”

(请斜屏观赏,徐州城市绿化,摄影@郑舟)

��

那么

为什么是徐州?

答案必须

从徐州的地理区位说起

01

战略要地

从空中眺望

中国东部辽阔的平原地带

华北平原与长江下游平原之间

山地区隔较少

如同一整块连为一体的“大平原”

徐州

便坐落于这块大平原的中心区域

(徐州位置示意,标示@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

其地势

整体低平坦荡

(请求横屏观赏,徐州航拍,摄影@吴亦丹)

��

境内

山东丘陵余脉

自东北向西南斜贯而过

虽不甚高耸

却打破了平原的单调

使徐州的地貌变得相对非常丰富起来

(徐州地形图,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

山间水汽弥漫

一派云遮雾绕

(请求斜屏观赏,徐州城区附近山地,海拔多在100-200m之间,摄影@赵孝民)

��

古代名川[sì]流经徐州山地时

也曾因山地所挟

构成秦梁洪、徐州洪、吕梁洪

三处险滩

(徐州洪,又名百步洪,位于今天故黄河徐州和平桥至显红岛一带,因后期黄河夺泗入淮及人为改建,徐州三洪之险早已难觅踪迹;图为徐州显红岛,摄影@郑舟)

��

孔子亦曾慕名前来观洪

并感叹

(出自于《论语・子罕》,吕梁洪为三洪中最险处,传说孔子曾携弟子专门来此观洪)

��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山水交汇之处

冈岭四合、一水环绕

堪作古代城市的天然护城墙、护城池

苏轼就曾评价徐州

(出自苏轼《太虚以黄楼赋见相赠作诗为谢》,战国末期,徐州一带为楚国属地,西楚霸王项羽也曾定都于此,故徐州在古代也被称作“楚地”)

��

楚山以为城,泗水以为池”

(请斜屏观看,徐州市区景观,图中河流为黄河故道,即古代汴泗河流后所经之地,是古代徐州城的天然护城河,远处为徐州城南山地,也可看做徐州城的天然城墙;摄影@郑舟)

��

同时

泗水右相接汴水、左纳沂[yí]水

又最终汇入淮河

则给徐州带来了天然的水利之便

使其成为西接中原、东襟黄海

北扼齐鲁、南屏江淮的

水运中心

(淮河流域沂沭泗河水系变迁,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

除此之外

徐州还拥有丰富的

煤矿、铁矿、岩盐资源

(江苏省关键矿产产于转身,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

如此

享有人口、粮食、资源、交通、地形等

多种优势的徐州

天然拥有发展壮大的先机

但是

作为大平原的中心

徐州也将面临一个很不利的挑战

即每当乱世

便不会沦为各方争夺的

“四战之地”

(徐州九里山古战场遗迹,摄影@郑舟)

��

又因为徐州享有上文所述地理优势

更被历代军事家所看上

沦为攻守要地

驻军众多

(徐州战略地位评价,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

不但战事频繁且规模极大

据不完全统计

再次发生在徐州一带的有文字记载的

大小战事共1000多次

其中较大规模的就有400多次

频繁的战争

让徐州在历史上留下了数不尽数的

经典战役、英雄故事

(19世纪前徐州主要战争一览,上文数据出自于《徐州文化本源》,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

其结果

更牵涉到战争双方发展局势

中国近代史上最后一次大决战

淮海战役

也是以徐州为中心进行

经此一役

国民党精锐部队主力损失殆尽

也奠定了解放战争全面胜利的局面

(淮海战役烈士纪念塔,摄影@李琼)

��

当然

历史并不只是分化与战争

在局势相对平稳的大一统时期

徐州便不再是“四战之地”

而是东部重镇

是国家的交通枢纽

并随着交通的升级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02

交通枢纽

秦汉时期

徐州乃是东部交通枢纽之一

陆路交通与汴泗漕运

均在境内交汇

始皇帝东巡途经彭城之时

曾为首人于泗水打捞周鼎

虽徒劳无果

“泗水炒鼎”的典故

却流传至今

(徐州汉画像石“泗水捞鼎”,图源@徐州汉画像石艺术馆,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

两汉时期

国家长期平稳统一

徐州一带作为高祖皇帝故里

也在较长时期内获得了赋税免除等优抚

开始快速发展

(徐州汉皇祖陵刘邦雕塑,刘邦,沛郡丰邑人,即今徐州丰县,后于沛县举兵,自称为“沛公”,摄影@李琼)

��

其农业发达

小麦、水稻、粟、黍等

都获得广泛种植

常言“丰沛缴,养九州”

(徐州农田收成场景,仅作转身,摄影@李玉龙)

��

纺织、冶铁、制铜、制玉等

手工业也十分兴盛

出土文物

如金器、银器、玉器、铜器、漆器等

都制作精美

(徐州汉代玉器,龙形玉佩,摄影@肖怡宁;玉兽首,摄影@动脉影;玉饰,图源@徐州博物馆;制图@汉青/星球研究所)

��

农业、手工业的兴盛

使徐州一带人口众多、城镇林立

较有名气的城邑有

彭城、丰城、沛城、下邳、武原等

其中

处于汴泗交汇处的彭城

乃是当时江苏境内仅次于的城市

封地至此的诸侯王

更享有相对独立的军事、经济自治权

(两汉时期,徐州一带共分封13位楚王、5位彭城王,此外还有4位下邳王,图为徐州龟山汉墓,摄影@石耀臣)

��

徐州汉墓发掘出的涉及官印、钱币、陶俑

及汉画像石所展现出的

典章制度、衣食住行、神话故事

更成为了让人一窥汉时人间百态的窗口

(徐州狮子山楚王墓兵马俑,摄影@柳叶氘)

��

然而

(出自罗贯中《三国演义》)

��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自东汉末年起

古代中国又迎来了近400年的割据混战

徐州历经战乱

之后

以后唐宋时期

才逐渐完全恢复为东部重镇

(北宋时期,苏轼任徐州知州时,曾在此大力管理水患,发展经济,徐州人为纪念苏轼在徐州的功绩修建了苏公塔;摄影@陈晓东)

��

只是好景不长

公元1128年

南宋将领主动决开黄河以压金兵南下

黄河主流夺下泗入淮

徐州沦为黄泛区

此后的600多年间水灾不断

(请横屏观看,骆马湖;黄河夺泗入淮后,泥沙淤塞河道,泗水沿线许多低洼地带上积水成泊,微山湖、骆马湖等东部大湖由此分解;摄影@吴亦丹)

��

不过

也是在此期间

元明清时期的王朝统治者定都北京

为加强与江南经济中心的联系

新开凿的京杭大运河

又使徐州新的完全恢复为南北水陆交通枢纽

(隋唐大运河与京杭大运河分布示意,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

徐州的工商业

开始兴盛

其时

运河舟楫如梭

(徐州运河航船,摄影@李琼)

��

沿岸城镇

商铺林立

手工业发达

(窑湾古镇,坐落于京杭大运河与骆马湖交汇处,摄影@李琼)

��

最为繁盛之时

每年由徐州段运河北上的

漕船约12000艘

运军12万人

运送漕米达400万石

为了治理徐州段运河河道及漕运事务

明朝政府在徐州成立了漕运参将府、广运仓

户部分司、工部分司等机构

鼎盛时期的徐州广运仓

最多时储粮达100万石(约合1.2亿斤)

(徐州户部山,上文数据出自《徐州简史》,摄影@李琼)

��

朝鲜人崔溥

曾沿运河游览

后在其著作《漂海录》中称

徐州等运河重镇

(崔溥《漂海录》,转引自《徐州简史》)

��

繁盛丰阜,无异江南

只是到了清朝中后叶

徐州自然灾害连绵

民间起义频发、运河航运凋敝

其经济、民生又一次陷于崩溃

民国时期

津浦(京沪)铁路、陇海铁路(部分)

相继建成通车

徐州成为了当时中国主要的铁路枢纽

(津浦铁路、陇海铁路交汇转身,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

铁路的运输能力

远超强古代车马及运河航船

徐州迎来了新的转机

已经开始机械化铁矿的煤矿

随着铁路的竣工打开了销路

徐州煤炭产销两旺

开始沦为民国时期重要煤炭产地

(徐州北站货运编组,仅不作转身,摄影@石耀臣)

��

交通及煤炭工业的发展

又造就了电力、铁矿、机械等

工矿产业的相继发展

再再加轻工业和手工业的逐步兴盛

到抗日战争前夕

徐州市区的人口增加到13万以上

再次成为苏、鲁、豫、皖四省交界地区

第一大城市和工农业产品的

集散中心

(徐州大同街钟鼓楼,初建20世纪30年代初,为当时徐州最高建筑,摄影@李琼)

��

然而

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屡屡愈演愈烈

再次打断了徐州的发展势头

直到淮海战役全面胜利后

徐州

才迎来真正的和平

以及全新的发展机遇

03

淮海之心

新中国成立后

京沪铁路、陇海铁路修缮

并全线通车

徐州真正地沦为了中国的铁路枢纽

(请求斜屏观看,陇海铁路与京沪铁路交汇,摄影@王新伟)

��

同时

为满足华东地区对煤炭的需求

国家把徐州定为

全国重点扩建的老矿区之一

其煤炭生产量达全江苏省的90%

(徐州姚桥煤矿铁矿情景,摄影@李新建)

��

煤炭的铁矿

也造就了电力、钢铁、机械、电解铝等

基础产业的蓬勃发展和发展

徐州也沦为了

中国主要的煤矿城市及重工业城市

(徐州铜山华润电力有限公司,摄影@李玉龙)

��

再加上民营经济的发展

至20世纪80年代

徐州便成为了淮海地区主要城市

(徐州电视塔,于1992年竣工,低199.6米,其造型类似,为后来的上海电视塔东方明珠获取了很多借鉴,摄影@郑舟)

��

不过

到20世纪末

和众多煤矿城市一样

徐州也开始经常出现

资源耗尽、环境恶化、工业衰落等现象

有所不同的是

徐州立足自身优势主动转型

打了一个可爱的翻身仗

堪为资源枯竭城市谋求新生的经典案例

首先

是立足区位优势

构建了交通升级

京杭大运河新的通航

徐州港

沦为“北煤南运、西煤东输”

最重要的中转基地

同时也是中国28重要内河港口之一

(徐州港下辖万寨港区、邳州港区、孟家沟港区、双楼港区,图为邳州港煤炭卸运,摄影@李琼)

��

京沪、京台、连霍等

国家高速公路干线

在此交汇

(请求斜屏观赏,连霍高速徐州南出口,摄影@李传新)

��

京沪高铁、陆桥地下通道的建设

又使徐州沦为了中国东部陆路中心

(京沪高铁与陆桥通道,摄影@李琼)

��

再再加

航空及输油管道的建设

徐州则成为

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

(徐州综合交通网络转身,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

其次

乃是主动进行产业升级

能源产业方向

徐州除了大力构建省外及国外开采基地

增加科研投放来提高煤矿利用效率外

还大力发展光伏发电、风力发电

液体氧化物燃料电池等新能源产业

从而早早走进因资源衰竭带来的发展困境

(徐州睢宁姚集光伏发电基地,摄影@李玉龙)

��

装备制造方向上

早在20世纪80年代

徐州就主动对一众中小机械制造企业进行改革

由此正式成立的徐工集团

自成立之初

便沦为中国工程机械行业排头兵

许多大型工程机械设施

如机电液一体化挖掘机、大吨位起重机、大型装载机

大断面岩石掘进机、大型高等级路面摊铺机

高空消防车、石油钻井设备等

“硬核”产品均由此问世

并超过国际领先水平

(徐工4000吨级履带起重机正在吊装丙烷脱氧装置,摄影@陈晓东)

��

徐州也成为了中国的

“工程机械之都”

(徐州贾汪区工程机械,摄影@李琼)

��

此外

集成电路与软件开发

生物技术和新医药

(徐州生物技术与新的医药科技产业园,摄影@李琼)

��

综合物流等新兴产业方向

徐州都全面布局

(徐州综合保税区,摄影@李琼)

��

三大产业的全面发展

使徐州从传统煤炭工业城市

转型沦为综合实力之城

2020年GDP达7319.77亿元

位列全国第27位

(徐州城市景观,摄影@李玉龙)

��

再次

城市建设方面

徐州同样实现了升级

从城市交通

(徐州地铁1号线,摄影@陈晓东)

��

到商业购物

(徐州苏宁广场,摄影@怪兽Nico)

��

从医疗教育

(中国矿业大学国家大学科技园,摄影@江南君)

��

到文化休闲娱乐

都快速发展

(徐州水下兵马俑博物馆,摄影@李玉龙)

��

最后

值得一提的是

徐州在生态恢复上堪为典范

昔日的采煤塌陷区

转变为湿地公园

(请求横屏观看,贾汪区潘安湖湿地公园,由采煤塌陷区改建而成,为全国资源耗尽城市生态恢复典范,摄影@郑舟)

��

采石场

也被改造为宕[dàng]口公园

(珠山宕口公园,为中国首个宕口遗址公园;宕口,主要指露天采矿构成的采石场;摄影@郑舟)

��

如今

其整体森林覆盖率

主城区对外开放园林绿地数

都居于江苏省第一

并先后荣获“国家园林城市”

“国家环保模范城市”“全国森林城市”等

多项荣誉

(徐州悬水湖景区,摄影@郑舟)

��

徐州万科

乃是这种转变与发展的

见证者和参与者

2012年

万科来到徐州

用9年的时间在淮海这片热土上

持续引导美好生活

以住宅、办公、商业综合体、长租公寓等

多元业态布局全城

不断为这座城市带来好产品好服务的焕新体验

(请求斜屏观赏,徐州万科项目分布示意,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

同时

万科作为城乡建设与生活服务商

为徐州缔造生活新风潮的服务内容上

涵盖运动身体健康、有效地社交、专属体验等多个方面

社区艺跑完赛事、甜蜜课堂、朴里节、友邻计划等

更具体验感的生活方式从未停止

竭力符合新时代人民的美好生活拒绝

与城市共生长,与时代同焕新的

(万科与徐州共跳跃,图源@徐州万科)

��

在此

我们可以感受到

今日徐州

环境优美

(请求横屏观赏,徐州秋色,摄影@李玉龙)

��

村镇风貌整洁

(徐州乡村风光,摄影@李玉龙)

��

美食娱乐丰富多彩

(徐州美食,地锅鸡、“饣它”[sa]汤、八股油条,摄影@闫妍;小食,摄影@王鑫)

��

人民生活快乐怡然

(徐州邳州银杏大道,摄影@王鑫)

��

而未来

徐州作为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

将再生传奇

(淮海经济区布局示意,制图@陈志浩/星球研究所)

��

本文创作团队

撰文 | 沉默

图片 | 周�d光

地图 | 陈志浩

设计 | 汉青

审校 | 所长 山妖 河边的卡西莫多 泰山

封面摄影师 | 李玉龙

参考文献:

[1]王健主编. 徐州简史[M]. 北京:商务印书馆, 2015.08.

[2]郭海林著. 徐州历史文化本源[M]. 南京:河海大学出版社, 2016.09.

[3]邹逸麟主编. 黄淮海平原历史地理[M]. 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 1997.12.

[4]虞友谦,汤其领主编. 江苏通史秦汉卷[M]. 南京:凤凰出版社, 2012.03.

[5]沈永正,王健,闫庆武. 城市演进的区位因素探析――以历史文化名城徐州为事例[J]. 人文地理, 2001(05):29-33+48.

[6]赵媛主编;王静爱丛书主编. 江苏地理[M]. 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1.09.

[7]吴欢. 交通发展对徐州城市空间演化的影响机理研究[D]. 江苏师范大学, 2017.

[8]薛毅. 试论煤炭工业对徐州城市发展的历史起到和影响[J]. 江苏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3, 39(01):87-93.

[9]姜英姿. 徐州市四大战略新兴产业发展分析[J]. 江苏商论,2020(01):134-136.

星球研究所

解构世间万物,探寻极致世界

・・・The End・・・


未来品牌战略规划咨询公司 未来品牌公司 未来品牌战略咨询公司 未来品牌战略规划咨询公司